緣起: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引用“混沌理論”說明些看法,一時手癢,也下海寫了幾句話,不料卻引來網友 LiHK 先生的興趣,請我再加說明。所謂煩腦只為強出頭,只好為自己的看法,提出說明。以下先將 LiHK 先生的問題列出,接著才是正文。

LiHK:對於您說的:混沌理論和斗數有一些類比,很感興趣,可否說明一下?是否是命盤的小差異,就能導至相差甚多的命運呢?或者說,格局的架構裡,若是有一些“小搗蛋”就有“流蕩天涯”與“積福之人”的差別?嗯,用猜的,若是如此,雖然感覺起來還不太 chaotic,不過不失為一個思考方向。若是這樣講的話,占卜好像也有 chaos 的現象喔?唉… determined system 的非線性,和 stochastic 的非線性不太一樣,又是另一個講不完的範圍了…

接觸混沌理論已是多年前的事,那時正值混沌理論開始漸為“非科學家們”所注目,而本身則因在同一個研究主題上奮鬥了好幾年,開始覺得厭煩時,聽說學校數學系新來了位混沌理論大師,專攻擾流,半為好奇,半為解悶,就跑去旁聽他的課,沒想到這一聽,就聽了兩年這方面的課,但也只是聽聽。離開學校後,因工作關係,也就不再有時間繼續接觸混沌理論,但對“亂中有序”(Order within Chaos)的概念,這些年來卻不因時間而有所減損。近幾年迷上了斗數,有幸從紫雲老師習斗數,特別是聽他在課堂上講解活盤時,從一個吉凶非常混淆的命盤中,他告訴你如何去推論出,吉-吉在那裡,凶-凶在那裡,每當這時,我就會想起“亂中有序”這四個字。因此,做學問的直覺(Intuition)告訴我,也許可以將混沌理論與斗數放在一起,做些聯想。如上所說,我對混沌理論還只停留在多年前的概念,時日久了,一些細節也不是記得很清楚,因此所得出的聯想,也就不是很精確(Precise),甚至可能是錯誤的。以下就 LiHK 兄的問題,提出回應,若有誤繆之處,尚請不吝指正。

所謂動態系統(Dynamical System)是混沌的(Chaotic),必須此系統是非線性、對初始條件非常敏感、三維的(Nonlinear,Very Sensitive to Initial Conditions,Three-Dimensional)。其中三維的條件是指真實世界的系統而言,而不是指 Mapping Domain,但因時日久遠,且手頭也無這方面的書籍可供參考,故此一條件也許是我記錯了。除上述條件外,混沌系統尚有一特色,即在一開始就給予系統一微小的干擾(Perturbation),在很短的時間內,系統就會將此干擾放大到不可忽視的狀態,因此就很難預測在長時間下的系統反應,增加系統的不可預測性(Unpredictability)。

若將斗數視為預測一個人的一生際遇及榮枯興衰的動態系統來看,由於人是活在三度空間,且人的行為反應往往也是非線性,由此來看斗數已滿足上述非線性及三維的條件。若將一個人的出生時辰當做斗數系統的初始條件,出生時辰的不同,所得出的命盤也截然不同(在排盤範圍內的差異),反映到的實際人生,也就不同,以此觀之,斗數亦對初始條件非常敏感。到目前為止,斗數滿足動態系統是混沌的所需的三個基本條件。

接著,再談到系統的不可預測性。打個比方,甲在一家公司工作幾年了,今年乙找他到別家公司上班。就甲來看,新舊工作,各有利弊,舉棋不定。就動態系統來看,甲從原來的平衡狀態(Equilibrium State),在今年走到一個臨界點(Critical Point),再走下去,就會分歧(Bifurcate)為兩種不同的狀態。不論甲選擇那一條路,也許他會就此待到退休,也說不定過兩年,他又會面臨類似的抉擇。類此下去,到最後就很難去推測此人會變成什麼樣子,這就有些像動態系統中的 Period Doubling。但實際上,一個系統在運作時,很難不受到外在的干擾,這些干擾再配合系統自身的特性,就演化出最後的結果。

就斗數來看上述的例子,若是以共盤來論,固然從命身格局及行運變化,可約略做個預測,但以現今社會形態的多元化及多樣性,職業工作已無法根據傳統方法做簡單論斷。一個人事業宮好時,不代表他做什麼工作都會成功,往往必須根據實際(或想從事)工作的特質,而視其重點宮位何在(可能是事業宮或是遷移宮或是僕役宮等,也許要參看好幾個相關宮位,有興趣者請參閱紫雲老師的著作),再論其事業之吉凶。若以此觀點來看,要推測一個人將來的職業工作走向及吉凶,頂多只能做一粗略的預測,而無法給予較精確的推論。職業工作如此,其他人生事項,不也是如此。因此,就共盤來看,斗數也具備有不可預測性。

今天如果甲跑來找你論命,此時你可根據新舊工作的特質,再配合他的命身格局及行運變化,再加上今年的遷移及事業變化,此時如果你熟悉紫雲老師的理論,還可再加上緣起緣滅,給他一個明確的分析。當你做了這樣一個分析時,已經不再是個共盤的問題,而是這個共盤的特例,就斗數這個動態系統而言,這樣的一個例子代表的是系統中某些參數(Parameter)值已被給定,而造成甲今天的狀態的過往因素,則隱藏在這些參數值中。假設經過你的分析顯示,動與不動,吉凶參半,此時若甲再提供目前以及未來可能的頂頭上司的出生年份,則可以太歲入宮法再做更深入的分析,像這些外加因素如與頂頭上司的互動,即可視為系統的外在干擾。論命到此,最後就看甲自己的抉擇,如果論命者的功力夠好時,也許可以事先看出甲的選擇,但有時也不能預知結果,因為甲很可能在論命過程中,並未把所有會左右他的選擇的變數合盤托出。就斗數這個動態系統而言,甲的選擇結果和具特定參數值的斗數動態系統本身的穩定度(Stability)以及外在干擾的大小有關。

以上僅是將斗數視為一動態系統,由此一角度來看斗數與混沌理論的類比,基本上應該說是兩者在架構上的類比。

至於斗數和混沌理論的其他類比,在直覺裡應該有一些可以這樣做的。例如紫雲老師所提出的三代化星引動理論,應該可以擾流中的大、中、小尺度漩渦的交互作用來類比。至於格局中類如廉貞七殺所造成的〈積福之人〉與〈流蕩天涯〉或〈路邊埋屍〉的差異,是否能引用混沌理論來做類比,則必須再加思考。廉殺在未,逢丁的流年,流羊進入未宮,但因流祿在午與流年太陰化祿(由寅宮照入作用到申宮)來夾輔未宮,此時火來煉金,甚吉。廉殺在丑,逢癸的流年,流羊進入丑宮,三方並有貪狼化忌來沖,造成火來剋金,甚凶。廉殺在丑未,雖會造成上述的吉凶差異,但必竟只是流年的好壞,因此必需再以大限來基礎,才能分辨出真正的吉凶差異程度(假設不考慮先天命身格局及其他的影響)。同樣假設不考慮先天命身格局及其他的影響,如果大限很弱,廉殺在丑,走到癸丑流年,流年太凶,可能會整個潰敗,如果大限很強,廉殺在未,走到癸未流年,流年很吉,此年可能會大發。像這種只因流年的吉凶引動,而造成的大轉變,應該就可以混沌理論來做類比。如果大限平平,上述廉殺在丑未因不同流年所造成的差異,是否會導致從一個平衡狀態跳到另一個平衡狀態,就必需視實際組合,才能論斷。像這種情形,也許可以從 Neutral Stability 著手。

以上主要是從斗數的架構及現象來談,因此就側重在 Deterministic Chaos 部份。至於斗數中也有些是屬於統計驗證的結果,此部份也許可從混沌理論中的Stochastic 方面著手,我在這方面是門外漢,也就不談了。

後記:事後向李天佑博士請教,有關動態系統是“混沌的”的三維的條件,在連續系統(Continuous System)中確實是如此,而在真實世界的系統則都是連續的,故在文中所說的“其中三維的條件是指真實世界的系統而言”一語是對的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