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全書》云:「日月臨田宅宮於墓庫之位,謂之『日月照壁』,既主可得祖業繼承,若否,則主本身早聚資財而順利置產。」

除上述賦文外,《全書》在談到太陽坐入田宅?時,有「入廟多得祖業,陷無」之說,而先賢則有太陽「於田宅,主富足隆盛,近有高樓及一切凸出、高起之建築物,俱以吉論之」的描述。在解說上述相關賦文之前,必須先就田宅宮在命理的作用,做一說明。

田宅宮的命理作用

傳統的斗數命理在探討一個人一生的榮枯禍福時,並不將「田宅宮」列入為重要的宮位之一。但在作者多年的論命經驗裡,卻也發現,由於現今社會的多元化,有關田宅宮方面的命理作用,也常是人們日常生活,甚至與事業息息相關的一個很重要宮位。

古傳把先天田宅宮視之謂「祖蔭」宮位,認為先天田宅宮吉旺者,必能得祖產。由於祖產的繼承,一般都來自父母那一代,必須父母有不動產,子女才有祖產可得。從單一命盤裡,很難也幾乎不可能,據以推論,命造者必然有祖產可得。作者認為田宅宮只是代表一個人在不動產方面的意識型態。就繼承祖產方面來講,「先天」田宅宮也許只代表此人對所得到祖產的一種重視程度,以及如何處理的一種意識型態。但實際上,一個人是否能繼承到不動產,需根據父(母)親生年資料來輸入分辨,也就是根據「個別差異」理論來推斷,此人究竟有無從其父(母)親得到不動產。

擁有不動產,有可能是來自上一代的繼承,也有可能是經由本身的建置所得來。另外,在現今社會,因為社會結構與經濟活動的遞演更變,擁有不動產的目的已不再侷限在生產或居住方面,而是變成集聚財富的一種手段,因此有關房地產的交易活動也就成為各行各業的一種,而房地產的投資也成為一般人的理財方式之一。

在作者的斗數命理探討經驗中發現,諸凡從事房地產事業經營的人,除了必須具備財官兩旺的條件外,由於這個行業必須具備龐大的資金,而且這個行業的資金周轉也較為緩慢,因此還需具備強旺的田宅宮位,因為只有田宅宮強且旺,才能庫旺財豐,也因此才能擁有雄厚資金,否則無以營運。因此有關不動產的投資與這方面的事業經營,田宅宮的強弱,往往成為一個極其重要的關鍵宮位了。

至於一般性的房地產投資,田宅宮的強弱,除了顯現其財力資金的狀況外,田宅宮吉者,也是代表這個命造者,在房地產方面比較有強烈的企圖心,另外在置產或投資方面,也能做出較正確合適的判斷。若是田宅宮弱,則在投資置產方面比較沒什麼企圖心理。要是田宅宮呈凶象或惡格,一旦投資或置產,必將會做出錯誤的判斷,最後遭受嚴重虧損。

古傳除把田宅宮視之謂「祖蔭」宮位外,也把田宅宮視之謂「藏財之庫」,因此庫若吉又旺者,必得庫盈財豐,一輩子將是個富戶之家。證諸現實人生裡,諸凡大富命造,幾乎都有極佳的田宅宮,也有很多鉅富命造,就是因經由不斷的置產而累積龐大財富,主要就是肇因自對擁有房地產方面有比較強烈的企圖心之故。

田宅為家人居住之處,因此在談論有關一個命造者與「家」有關的問題時,除命身格局外,田宅宮也是個不可忽視的重點宮位。因此,田宅宮的吉凶,往往也要談到家人居家是否平安的問題。此外,對女命而言,田宅宮更是推論女命「理家」情況的一個重點宮位。女命田宅宮吉者,「理家」能力較佳,若田宅宮忌煞交加,或是呈凶格者,在「理家」方面,似乎就比較笨拙成偷懶。

古傳論命認為田宅宮除可反映出一個人的家居生活外,並認為可由田宅宮來推論其住家環境,但命理上論及住家環境時,應依實際的住家方位來論吉凶,只有在不知道住家的實際方位時,退而求其次,才以先後天的田宅宮來論斷。

綜合上述有關田宅宮的說明,可以看出田宅宮的作用,代表一個命造者,在這宮位方面的一種「意識型態」。這種「意識型態」,會顯現出一個命造者,對有關田宅宮方面的觀念、想法與做法。田宅宮吉旺者,此人會重視家居生活,也會重視不動產的擁有。

 太陽坐入田宅宮的命理作用

在談完田宅宮的命理作用後,再回過頭來論太陽星在田宅宮的作用。前已提及,當太陽在寅卯辰巳午任一宮位坐守時,其三方宮位均有太陰來會照或照入作用,此時不但太陽在上述宮位均為旺宮,連三方所會照的太陰(機陰在申為平宮除外)亦均為旺宮。由於星曜坐入旺宮(且會吉)時,較能凸顯出其賦性之正面作用,而田宅宮吉旺者,表現在「田宅」方面的意識型態亦佳,故當田宅宮的有利作用,尤其是太陽坐入卯辰巳三宮,更是如此。

至於田宅宮在丑未二宮有日月同坐時,則需視日生人或夜生人以及會吉會煞多寡,始能推斷其吉凶。例如田宅宮在未有日月坐守時,若為日生人,並且會多吉星,此時未宮則以旺宮論,就能發揮日月二星曜利於「田宅」的正面作用,若為夜生人,並且會多煞星,此時未宮則以落陷來論,此時不但不能發揮日月二星曜利於「田宅」的正面作用,反而會更加不利於「田宅」。

斗數論命在論及某特定宮位的作用時,以本宮星曜的作用最大,但三方宮位的星曜亦有作用。因此廣義的「日月照壁」作用,只要是田宅宮有日月二星旺宮來坐會,並坐會有吉星即謂之,並不限於必須是太陽旺宮坐守田宅宮。

因為日月居旺宮合照田宅宮位,有上述〈日月照壁〉的吉格作用,故就由此洐生出只要是日月旺位輔命宮(但必需命宮強旺),或是命宮坐守太陽或太陰,又兩星互相會照的命造者,都一樣會有〈日月照壁〉,有利家產累積或購置不動產的吉化作用。

例如盤一的陳老闆,「由白手起家」到擁有一來億的家產,雖然算不上鉅富或富豪,但也不是一般等閒之輩所能擁有。陳老闆的先天田宅宮在辰有機梁旺宮坐守,三方有同陰並祿存在子旺宮來照。太陰本為「田宅主」,旺宮有祿存同坐後,更能凸顯出利於「田宅」的作用。除先天田宅宮佳美外,陳老闆的命宮在丑有武貪並左右坐守,更有日月旺位來夾輔命宮,此時〈日月照壁〉吉化命宮的作用,對陳老闆在累積家產方面就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。辛酉限,巨門化祿,不但造成雙祿夾輔先天命宮的吉象,並引動〈日月照壁〉的吉格作用。陳老闆於辛酉限在不動產的眾多投資,除因大限命宮強旺且先後天田宅宮佳美外,此〈日月照壁〉亦扮演著相當重要的作用。

盤一


命例

為增進讀者對〈日月照壁〉及田宅宮命理作用的了解,茲舉盤二的命例來加以說明。

盤二


先天田宅宮做弱論,他沒得到什麼祖產,但後天田宅宮也不是頂佳,但他卻建置不少不動產,也在此方面賺了不少錢。這種命理跡象原因何在?應該如何來推論呢?

盤二的林先生在辛卯限開始從事某種商品的地區經銷,迄今已有廿多年了。林先生在辛卯限末期,先由租屋而居,接著就買一間三層透天厝來住。到了庚寅限,在一條市街道旁買了塊地,自己蓋起一棟雙店面的四層樓房。不僅如此,林先生在此限運裡,也零碎的買了些地點不錯的老房子來當經銷商品的倉庫,房子雖舊,但地點不錯,地皮後來也漲得蠻高的。等到了辛丑限,在房地產的投資就不再只是限於買樓房、買建地,連農地也都買了起來。

林先生的先天田宅宮在申,雖然無甲級星曜,又有忌煞坐守做弱論,但卻不能據此就推斷林先生一輩子不會置產。以林先生的先天田宅宮的情形,只能說他與祖產無緣。惟需注意的是,與祖產無緣有以下的幾種現象:第一、根本無祖產可得;第二、祖產得很少,和沒有差不多;第三、雖得祖產,但一輩子沒什麼利用。

除上述的負面作用外,林先生的先天田宅宮也有如下的正面功能:第一、日月於旺宮會照田宅宮,正是一種有利田宅的〈日月照壁〉格局;第二、田宅本宮有煞,而三方無煞,或是吉象由三方來會,往往代表一種後天因緣際會,再由自己去建置而成;第三、〈日月照壁〉的日月所居宮位,最喜有祿星來吉化,而寅宮的巨門化祿,正好吻合這個條件,而且太陽化權也是一種意願的表徵。先天田宅宮的吉象,正好說明為什麼林先生只要一賺錢,就會投資購置房地產。

就行限來看,辛卯限,辛干使寅宮巨門化雙祿及太陽化雙權,直照先天田宅宮,引動先天田宅宮〈日月照壁〉的吉象。類似這種先天化祿與大限化祿,同時會照先天的田宅宮位時,這個時候的限運田宅宮重點不在午宮,而是在申宮,故辛卯限買三層透天厝的重點,就必須以申宮來論。接著,庚寅限,太陽化祿;辛丑限,巨門化祿;庚子限,太陽化祿。自辛卯到庚子延續四大限,一直使寅宮成化祿吉化先天田宅申宮,這種連續不斷的吉化作用,只要寅宮吉,申宮不大凶,辛卯、庚寅、辛丑、庚子四大限本宮不太差,它就會對寅申二宮造成一種〈連珠〉的吉化作用。這種〈連珠〉限只要宮位強,連珠到第二、第三限時的吉化作用就愈強。這就是為什麼林先生不但在每個限運都會投資房地產,而且是越投資越大的原因。

若再細察行限,除上述的連珠吉化作用外,辛卯限,文昌化忌;庚寅限,天同化忌;辛丑限,文昌化忌;庚子限,天同化忌,也是一連四大限有四顆化忌星和申宮原有的文昌化忌,同樣形成雙忌的〈連煞〉作用凶象。不過由於申寅三方四正所造成的連煞,並不構成凶格,再者文昌與天同也不是大煞星曜,因此所造成的連煞作用的凶性,就比較不會那麼強烈,所以就整個長期趨勢來看,延續的〈連珠〉吉象作用,應該大於〈連煞〉的凶象作用。至於連煞的凶象作用,也許就反應在當他投資於某件房地產時,資金可能不足,必須經由貸款來籌措部份資金,或者說他買老舊房子,甚至買某些不動產時,也許漲價沒那麼多之類。